八一男排结束一周军训 仲为君缺席两内援首参加

来源: 中国搜索
2024-07-18 10:11:28

不用实名制认证激活的手机卡哪里有卖【+⋁:309609043】已经实名制认证激活的.不用实名制认证激活的.不需要实名制认证激活免实名制手机卡电话卡《⋁》【309609043】移动联通电信广电不记名手机卡匿名电话卡出售购买买卖交易平台康拓红外年报推10股送10股 业绩同比增长13%

【咨询⋁;309609043】

  人民法院综合运用多种交叉执行方式,有力化解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和长期未执结案件——

  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法治头条)

  一起涉技术秘密纠纷执行案件,为何会由最高人民法院直接挂牌督办?

  不久前,最高法发布了10个交叉执行典型案例。其中,四川某化工公司与山东某化工公司执行实施案引发社会关注。该案执行标的大,但执行工作却一度陷入僵局,经过最高法挂牌督办、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级执行,最终促成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实现执行一个案件、保护两方企业的良好效果。

  自2023年10月开始,最高法在19个省(区、市)法院部署开展交叉执行试点工作;2024年,在全国范围全面有序推开交叉执行工作。“针对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和长期未执结案件,人民法院积极开展交叉执行,即通过运用督促执行、提级执行、指令执行等方式,有效防止权力、关系、人情干扰,提高执行质量和效率。”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介绍,开展试点以来,全国法院交叉执行案件72843件,取得实质进展或者化解23119件,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

  集中执行力量化解疑难复杂案件

  跨越1600多公里,成都中院执行局执行二处处长戴伟带着相关技术人员进入了山东某化工公司的侵权现场。在厂区内部,有五层楼高的“蜜胺”生产设备仍在运转。拍摄、记录、固定证据……在执行勘验现场,申请执行人四川某化工公司的技术专家见证执行工作。

  几年前,四川某化工公司投入巨资攻破了“蜜胺”技术瓶颈,将年产量由3万吨提升到5万吨,打破国外对“蜜胺”产销的垄断。但四川某化工公司没想到,曾参与研发的工作人员将大量核心技术秘密披露给外地两家公司,这两家公司又提供给山东某化工公司建设年产5万吨“蜜胺”生产线并投产。

  经过诉讼,最高法判决各侵权人连带赔偿四川某化工公司9800万元,并销毁涉及涉案技术秘密的生产设备、停止销售使用涉案技术生产的“蜜胺”产品。

  由于山东某化工公司拒不执行生效判决,四川某化工公司申请了强制执行,天府新区法院对金钱给付义务执行完毕,但到了销毁涉案生产设备环节,却犯了难——设备只是厂区一部分,如何精确锁定拆除范围?设备具有易燃易爆属性,操作不当引发污染怎么办?

  专业要求高、安全风险大、跨区域协调难……执行陷入僵局,但侵权行为还在继续。转机出现在最高法执行局了解案情后的挂牌督办。“这是最高法挂牌督办的交叉执行第一案,四川高院靠前指导、成都中院提级执行,整合四级法院力量加速攻坚。”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说,交叉执行就是要集中执行力量化解难以推进的疑难复杂案件,确保及时兑现胜诉当事人权益。

  发送司法建议,要求山东省相关部门对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公开招标,制作拆除方案……成都中院通过多种方式加大执行力度,压缩侵权公司的生存空间。

  山东某化工公司终于意识到,抗拒执行已无路可走,愿意同四川某化工公司积极对话。“强拆并不是最优解。山东某化工公司是当地一家大型上市企业,强制拆除设备停止生产,会影响企业和上下游产业发展,大批员工面临失业。”戴伟介绍。

  最高法、四川高院秉持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积极和山东省有关部门加强沟通协作、释明利害。在法院多次组织磋商协调下,今年1月,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并签订协议,以4.4亿元的专利许可费、持续侵权赔偿款“一揽子”解决本案及后续系列诉讼纠纷。目前,山东某化工公司已如期履行3亿元。

  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说,交叉执行工作带动整体执行工作质效稳步提升,今年以来,全国法院执行完毕率、执行到位率同比均明显增长。

  为群众高效兑现“真金白银”

  “没想到法院还能把赔偿款帮我们要回来,真是太感谢了!”江苏的陈先生终于拿到了侵权人索某的赔偿款。

  数年前,陈先生的妻子与索某发生交通事故,江苏新沂法院判决索某赔偿给陈先生一方3万余元。但索某并未履行赔偿义务,陈先生向新沂法院申请执行。经过多次现场调查和网络查控等,新沂法院均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案件一拖就是数年。

  今年年初,陈先生提出申请,希望由徐州中院提级执行。徐州中院审查后,指定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法院——邳州法院执行。

  “执行金额虽然不大,但是属于直接关涉群众利益的民生案件。”承办法官王志远一方面与原执行法院积极沟通,复盘了解案件情况;另一方面,对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情况进行查控,并尝试电话联系被执行人索某。

  然而,结果并不如人意。索某长期躲着,王志远就多次前往其户籍所在社区进行走访调查,通过基层网格员联系到索某。“虽然多次向索某释明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限制高消费等强制措施将带来的不利影响,但索某依然不愿意出面解决,推脱没有财产。”王志远介绍。

  在走访调查中,王志远了解到索某所在的社区曾经拆迁过,索某名下确有一套小产权房。王志远以此为突破口,明确告知索某小产权房属于执行财产,同时向其释明拒执罪的法律后果。最终,索某表示愿意协商履行赔付义务,并当面交付执行款。

  至此,多年积案在交叉执行立案后20天内执行完毕。“对于小标的执行案件,往往付出更多一点的坚持和努力就会取得突破性的效果。”王志远说。

  在人案矛盾不断加剧的情况下,一些案件的执行工作存在执行周期长、质效不高的情况,通过交叉执行工作引入其他法院的执行力量,可以用不同的思路、方式打破原案未能执行的局面。同时,通过将案件交叉到收案较少的法院,确保精耕细作,提高执行效率。

  考虑到甘肃兰州城关区法院“案多人少”矛盾突出,为及时帮45名农民工要回劳动报酬,甘肃高院将案件指定到定西市岷县法院执行。

  “我们专门成立执行小组进行办理,辗转江西、北京等地查找被执行人的财产,发现被执行人支付宝账户挂靠在北京一家公司后迅速冻结,迫使公司负责人主动协商解决,三日内将该案剩余执行标的如数汇入执行案款账户。”办案法官赵宏刚介绍。

  倒查消极执行、拖延执行等执行不力和执行腐败问题

  “某区法院(原执行法院)恢复执行6个月后,仍未完成财产处置工作。”去年11月,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监督时,发现辖区法院一执行案件有财产但胜诉当事人权益却迟迟得不到兑现,便将该案以指令执行的方式交叉至辖区另一法院执行。

  原来,某银行与张某因借款发生纠纷,原执行法院审理后判决,张某返还银行借款本金、利息及罚息20万余元。由于张某未履行判决义务,2020年4月,银行向原执行法院申请执行。“该法院查封了张某名下的房产后未及时处置,之后以银行表示愿意与张某协商解决、未向法院提交强制拍卖房屋申请为由,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某市中院负责人介绍,后因银行申请拍卖房产,原执行法院恢复执行一个月后,因年末结案再次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去年5月,银行又向原执行法院申请恢复执行,但仍未兑现胜诉权益。

  经审查原执行卷宗,交叉执行后的法院发现,原执行法院未进行房产拍卖,也未将房产腾空。“交叉执行后,很快作出拍卖裁定,并进行了强制腾房。”承办交叉执行案件的法官介绍,如今房产顺利通过网络拍卖成交,银行拿回了应得款项。

  “在有财产未处置的情形下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恢复执行后,未完成财产处置程序又再次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某市中院对该案启动“一案双查”程序(即上级法院执行机构和监察机构协调配合,统筹督查下级法院执行案件办理、执行工作管理问题和干警违规违法违纪问题,依照法律、司法解释及有关规定作出处理),经核查,原执行法院个别执行干警责任心不强,确实存在消极执行、拖延执行的情形。最终,原执行法院分别给予案件的两个承办人以诫勉谈话、警告处分。

  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表示,通过对交叉执行取得实质进展的案件进行重点评查,倒查是否存在消极执行、拖延执行等执行不力和执行腐败问题,倒逼执行生态改善,及时兑现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本报记者 魏哲哲)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曹子健】

刘宝瑞

发布于:中国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3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